• 东方1分彩

    更新时间:2019-04-02 15:44:06本章字数:4167字

    现在身为魔王的步危情,每天除了在宫殿里处理事务,就是在功绩碑那里修炼。搞得整天,墨云兮就像个小跟班似的,一直跟随却无法开口劝导。

    这不!今日处理完事务的步危情又要前往功绩碑。

    墨云兮见状,立刻上前拦住去路道:“你歇歇吧!”

    “云兮哥,你要我怎么歇?难道你看到那些男子被那样对待,你也无动于衷吗?”

    墨云兮惊讶地看着步危情,感觉面前这个人顿时成长了不少。他当然心疼,可他自己也是个男宠,只不过是被区别对待罢了。他真的很想救他们,却无能为力。

    步危情看着墨云兮若有所思的模样,“你是不是也想救他们?”墨云兮点了点头,“墨老师,你教我的第一课我当然记得,你放心!我不会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。我会救的,但是前提是我必须变强,不是吗?”

    “可你这么过度劳累……”

    “累?在你们面前,我的累可能不值一提吧!你也是男宠,你也知道他们内心的痛苦和绝望。可你的身份根本不可能救他们,只有我。只有我可以救他们!”说着,步危情双眼燃起火焰,“这是我的责任,而不是作为一个魔王的责任。”

    墨云兮见步危情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去,连忙叫住道:“小情。”二人都很惊讶,步危情从来没有听见过这两个字,而墨云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叫出了主人的小名,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。

    步危情转身,看着墨云兮道:“何事?”

    墨云兮缓过神来,缓缓道:“修炼也需要时间歇息。歇息一段时间,修为肯定有大幅度地增长。”

    步危情觉得有些可笑,“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歇着就可以提高修为。”

    “我看你最近修炼的成果大不如前,这也就是凡界和仙界所说的瓶颈期,歇个几天可能会变得更好。”虽然他不知道她究竟会不会听进去,但这是一个善意的提醒罢了。

    步危情听完之后,欣然道: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墨云兮有些讶异当然也有猜到步危情会这么做,因为她是自己的学生,所以学生听老师的也很正常,不是吗?

    步危情有些无聊地坐在树下,没了修炼这件事,感觉这个世界好无趣也好无聊。墨云兮见状,上前道:“怎么了?”

    步危情的双眸失去了光彩,垂眸道:“好无聊。”

    墨云兮坐在步危情身边道:“你的人生不能只有处理事务和修炼这两件事。”

    步危情委屈道:“可我之前的生活就是只有修炼啊!”

    墨云兮一惊,微风吹起步危情的袖袍,俨然发现步危情手臂上的伤痕。

    面前这个女孩以前究竟过着什么日子?当魔王的她似乎没有之前魔王的那般霸气。我要如何教她?

    墨云兮提出意见道:“我是第一次来魔界,你可以带我逛逛吗?”

    逛逛?步危情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功绩碑和寝室两点一线地过日子,让她带着他去逛魔界,她都不知道从何逛起?准确来说,她,根本不了解魔界。

    墨云兮见步危情有些难为情的模样,询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  步危情支支吾吾道:“我……我不了解……魔界。”

    墨云兮再次愣住,这个人以前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?活得这么没有自己!

    墨云兮提出意见道:“那我们一起了解魔界,如何?”

    步危情就像个小孩子,高兴道:“好呀好呀!”

    墨云兮无奈地摇了摇头,明明是个十八岁的孩子,却还是像个三岁小孩似的,什么都不会,什么都不懂。

    此时,沐澈可没那么好运了。在功绩碑内发生的一切,紫陌可是通过观镜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  “主……主人。”

    紫陌冷漠道:“膝盖好了?”

    沐澈老实道:“是好得差不多了。”

    “你恨我吗?”

    沐澈一惊,随后道:“属下哪敢恨主人。”

    沐澈不恨紫陌?才怪!沐澈在紫陌身边待了有十年了,在这十年里,他过着生不如死地生活!给他当头一棒,而后又给个甜枣!这种生活在一天里面反反复复多次,每次都是新伤加旧伤。旧伤刚好,新伤又来!

    他恨死她了!可她的威严让他不得不认怂。

    紫陌用她那威严的眼神,看着沐澈道:“真的吗?”

    沐澈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  紫陌见状,“怎么了?哑巴了?”

    沐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双手逐渐握拳。这句话他听了不下上万次,每次都是因为害怕,说出了一堆违心的话。

    这次,他绝不退缩!

    “如果你可以让我说出实话,并且接受,那我现在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昧着良心说鬼话!”

    紫陌看着沐澈,双眼充满怒火。在这里数百年,还没有一个男宠敢这么冲撞她!

    紫陌怒道:“你说什么!”

    沐澈不再是胆小懦弱的男宠,在她面前的是个被压抑许久的恶魔!

    沐澈的双眼里同时也充满怒火,盯着眼前这个毁了他十年青春,让他没有尊严的人,“我只要一说假话,你便让我说实话!可我只要说实话,便会遭到魔王的毒打!是!我是羡慕,我羡慕魔王跟他男宠之间的交流,那是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根本不存在主奴关系!我受够这十年来对你逆来顺受!我受够了这十年来没有尊严地活!我受够这十年来你把我当做一个玩物!”

    “你!”

    沐澈怒道:“你闭嘴!是魔界长老就了不起吗!你是魔界长老就比那些人高一等吗!可你还不是照样要对比你小的女孩子低头?”

    紫陌吼道:“你闭嘴!”说罢,紫陌右手一挥,一道与地平行的紫色光线直击眼前的沐澈。沐澈已经受够这十年来的逆来顺受!他为了这一刻,准备了许久!

    只见沐澈右手五指一张,蓝色的光晕在掌心中展开,而后右手往前一挡。蓝色光晕变成一个蓝色的结界,只见紫色光线弹到蓝色结界后直击紫陌,紫陌吓得往左侧一躲,紫色光线在墙上留下一道深一公分的痕迹。

    看样子这次她是动真格的了!

    沐澈看到这一痕迹,庆幸自己做出了反抗救了自己一命,否则现在自己早已没命。

    紫陌回过神来,看着跟着自己十年的男宠,竟然不顾自己的死活反抗!

    怎么又是这样!我到底做错了什么!

    紫陌在收沐澈之前,也收了三个男人作为男宠,可他们三个都是不过十年就开始反抗自己。明明自己是他们的一切,可他们却亲手把他们的一切给毁了!明明他们是自己的男宠,却被自己的男宠反将了一军!

    这究竟为什么!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对她!

    明明自己是主人,却活得一点都不快乐!这究竟是为什么?是世道变了还是自己变了?

    紫陌缓缓开口,“你知道反抗主人是什么下场吗?”

    这句话,是她说的第四次。这是她最后的伪装,最后的尊严。

    “那是自然。”

    简简单单地四个字,却要把自己的命断送,把自己的前程断送。

    其实他们四个人反抗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后果。明知道后果还是要反抗,足以证明她的男宠有多没尊严!

    “我给你两条路。一,现在立刻认错,饶你一命……”

    沐澈没等紫陌说完,毅然决然道:“我选第二条!”

    这段对话已经出现第四次了。为什么所有人都选第二条路?难道他们真的这么想死吗?

    紫陌缓缓升起左手,左手掌心有紫色光晕。沐澈见状,并没有反抗,而是闭上眼睛等待这一切的结束。

    随即紫陌把左手往前一推,紫色光晕直击沐澈。

    此时,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在沐澈的耳边响起。沐澈惊讶地睁开双眼,只见红色光晕和白色光晕和紫色光晕相撞,随之出现的是一袭红袍和白袍在自己面前挡着。

    没错!正是途径此地的魔王步危情和她的男宠墨云兮。

    步危情看着紫陌道:“紫陌长老,沐澈没做错什么,何必取他性命?”

    紫陌笑道:“魔王不是要他给本长老带话吗?那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,你的男宠自己管,次次劳烦本王,本王可没时间跟你闹。魔王,本长老可有说错?”

    步危情顿时一惊,支支吾吾地从嘴里吐出‘是’这个字。

    “那便好了。沐澈是本长老的男宠,那就由本长老亲自决断他的生死吧!”

    步危情皱眉道:“紫陌长老还是这么一意孤行吗?”

    “魔王,前任魔王把魔王之位传授于你。仅仅只是因为你是他唯一的子嗣,并不是因为你实力的原因。你的实力难道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”

    步危情被这段话激怒,正要发功却被墨云兮阻拦。步危情看见墨云兮摇了摇头,便放弃了反抗的想法。

    紫陌见状,嘲笑道:“一个魔王竟然听一个属下的话,真是可笑!”

    步危情气得要扒了面前这个人,要不是墨云兮拦着,她早就想冲上前把她揍一顿!

    紫陌看见步危情生气的模样,调戏道:“魔王虽然你在魔界里,有举足轻重的位置,更是万人之上的魔王!可你在我眼里,就是一个一文不值的下人!而你的男宠,自然就是个连人都不如的玩物!”

    步危情再也忍不住,说她可以!可说她的男宠,准确来说是她的老师,就不行!

    只见步危情双眸冒火,张开双臂,双脚缓缓离开地面,身体腾空,身体四周又出现了红色的气焰,气场之强大。站在步危情身后的墨云兮和沐澈都没事,可站在步危情对面的紫陌却被气场震得往后退了几步,就连衣摆都被气场震得上下摆动。

    步危情右手一张,那条软鞭出现。

    啪!

    软鞭第一鞭只是热热身,没有伤及无辜,但这个声音震耳欲聋,就连在魔界百年的紫陌都没见过这样的她。

    啪!

    紧接着第二鞭,只见步危情的软鞭从左上往右下一劈,在步危情的前方出现一道弧形的红色光线,而后划地直击紫陌。

    紫陌虽然惊诧步危情的模样,可她却不以为然,只是简单地把左手往前一挡,很显然!这次她,败了!只见红色光线轻松越过紫色屏障,紧接着紫陌的左臂出现血迹。

    还没等紫陌反应过来,第三鞭随之而来!紫陌见状,用尽全力把双手往前一挡!因为刚刚受了伤,再加上这是临时反应,功力根本跟不上自己的节奏。

    很快!僵持了十秒钟后,紫色屏障被破,红色光线直击紫陌。只见紫陌撞到后面的墙上后重摔在地,而后吐了一口鲜血,就连站起来的气力都没有。

    这一幕被所有魔界的人看到,魔界的人就在议论,

    “你们快看!魔王竟然动手打紫陌长老了诶!”

    “魔王的实力什么时候这么强大了?”

    “魔王竟然为了一个男宠跟紫陌长老动手,真是不要命!”

    此时,墨云兮看见步危情还要再下一鞭之时,急忙叫喊,“小情,停下!”

    步危情听到叫喊,双眸顿时没了火焰,身体四周的气焰也随之消失,双脚也缓缓落地。

    紫陌惊讶地看着步危情,可是再也没有气力叫喊和对骂,只能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喘着粗气证明自己还活着。

    步危情看着趴在地上的紫陌,冷漠道:“紫陌长老,现在你还认为我只是因为我是魔王之女而坐上这万人之上的位置吗?”

    紫陌真的很想反抗,可她这次真的输了。输得很惨!这几百年来,从没有一个人能打倒她!就连前任魔王也不可能!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她之所以能赢,是因为前任魔王与她对战之时放水。

    步危情没在理会紫陌,而是转身看着沐澈道:“以后有事,尽管来我这,云兮哥可以帮你。”

    沐澈点头道:“是,魔王。”说罢,把步危情和墨云兮送离这个肮脏的地方。

    步危情刚走出紫陌的宫殿,便捂着胸口单膝跪地,随后吐了一口鲜血。

    这次真的是用力过猛了!

    墨云兮见状,吓得立刻给步危情把脉,皱着眉头,看来情况不容乐观啊!

    沐澈看着前方倒地喘着粗气的紫陌,随后走向紫陌。只见沐澈走到紫陌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紫陌道:“万万没想到,你也有今天!你也有被打倒的一天!你也有输的一天!”说罢,沐澈转身离去,而整个大殿里独留一个喘着粗气没有气力起身的紫陌。